DSE這件大事-夢魘

nightmare-of-dse

<DSE這件大事-夢魘>

你有發過「裸考」的惡夢嗎?是的,是裸考,不是裸跑;但此「裸考」亦非彼「裸考」,不是喻意考試時「空槍上陣」,而是一絲不掛的坐在公開試試場考試。

不過,「裸考」在夢裡發生,並不是在現實中出現。

最近我與一位學生聚會,他告訴我,他高考期間經常發同一個夢,夢裡的他傻子似的坐在考場裡應試,卻突然發然自己是赤裸裸,尷尬不已。他心裡好不害怕,怕鄰座考生發現,怕監考員責罵,怕引起哄動……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樣子的。

他告訴我,別人都羨慕他書念得好,考試成績也不錯,卻不知他長期以來都承受著沉重的壓力,當別人都以為他一帆風順時,他也滿以為自我感覺良好。當他發現自己做了「裸考」的夢,而且重覆出現,有時出現得較頻密,幾個月出現一次,有時以為噩夢跑了,然後卻又突現出現,而且夢境都大同小異,以致他一度陷入失眠的狀態,精神亦大受打擊。

原來考試給我們帶來的壓力竟然可以如此大,可以如此苦苦相纏,連試場老手的同學也被蠱惑著。不少同學亦曾夢到自己在做數學題目,有些夢到自己在自修室苦練歷屆試題,其實這些正是考試壓力過盛的徵兆。

一試定生死,文憑試為香港考生帶來的壓力非旁人可體會。2015-2016年香港學生連續自殺事件引起大眾關注,震驚教育界,但同時亦有一班網民批評時下年輕人「玻璃心」,指文憑試比他們當年高考更容易,不解學生學業的壓力從何而來。曾經有學生跟我說:「如果有得揀,我寧願分開會考同高考都好過一試定生死。」我並不否認文憑試的程度的確比高考低,但學業壓力與考試程度似乎未有必然關係,更何況他們根本沒有選擇。社會若能對學生多一點關心,多一點體諒,會不會更可抒緩學生的壓力?

這班文憑試考生也只不過是一班17、18歲的年輕人,何不多一點關懷、多一點同理心,讓他們可以勇於面對挑戰,與他們一起共渡DSE。

 

Back